渝東北梁平縣東部柏家鎮與忠縣官壩鎮交界的一片方圓2公里沒有人煙的山谷中,去年冬天突然來了一對40歲左右的夫婦和一位老婆婆,他們利用起一處廢舊低矮的磚瓦房和臨小河橋洞下一處茅草棚,乾起了養羊的事業來。每天,男人和女人趕著羊滿山放牧,老婆婆在家做飯並照料剛出生的羊羔。
  今年春天以來,他們養的羊從幾十隻迅速增加到300多只。日暮炊煙起,羊群歡叫,頭羊帶著羊群暮歸的隊伍,蜿蜒在曲折的羊腸道上,長達四五百米。這裡距柏家鎮上有十餘公里路程,距縣城約50公里。
  妻子當了十年全職太太
  一來二去就熟,騎摩托車從谷底路過的村民,不時與他們打聲招呼。然而,村民們並不知道:這位中年羊倌殷聖成曾是深圳一家制衣廠的高管,去年冬他毅然辭去廠長職務,帶著久居城市生活的妻子,回到家鄉梁平縣大觀鎮,隨後多處尋訪,終於找到柏家鎮這處遠離人煙的山谷隱居起來,整天與羊為伴。
  “擴大養殖規模只是謀生的手段。在這裡,遠離酒精、麻將、歌廳和一切城市的喧囂,這才是我兒時夢想的自由自在的生活!我愛這樣的生活,在這裡生活一輩子都可以!”殷聖成告訴重慶晨報記者。身著幾十元一條耐磨的灰色布料褲子,腳穿一雙沾滿泥巴的解放鞋,他的一身行頭與當地村民毫無二致。
  告別香水、化妝品和電視節目,妻子周書學與他的穿著都一樣,只是腰上多了一條農村大媽的圍裙。“最初來到這裡極不習慣。住的低矮昏暗的舊屋子,沒法洗澡,隔壁就是羊圈,羊屎羊尿的味熏得我根本睡不著覺……”周書學的娘家就在武隆天坑的附近,“從小對山區並不陌生,但根本沒想過回到山村來養羊。”
  他們的孩子才10歲,寄養在梁平縣城親戚家讀小學。“早年根本沒想過要孩子,想向常打交道的香港老闆們學習,很多香港商人四十歲還是單身嘛,呵呵,後來實在架不住老人們的催促,才在34歲要了孩子,隨後妻子在深圳當全職太太照顧孩子。”殷聖成說。
  打工初工資是別人十倍
  殷聖成的傳奇人生故事,讓人充滿敬仰。他1970年出生於梁平縣大觀鎮,在那個高考升學率很低的時代,他選擇了入讀當時的梁平柏家鎮職業高中,1989年畢業自費入讀大專——四川畜牧獸醫學院獸醫專業。1991年冬他當兵入伍,只求跳出農門。到了部隊後報考軍校,他因超齡一年未被錄取,1993年退伍後他加入南下打工大軍。
  他英語好,於是做英語跟單,很快在深圳龍崗旭豐制衣廠謀得高管職業。1994年,他成了管理四五百工人的廠長。當時內地中學教師只有三四百元月薪時,他的工資就是三四千元,這讓他的眾多戰友羡慕不已。
  第二年,在與一家台資工藝禮品廠管理人員的聚會上,殷聖成認識了妻子周書學,周來自重慶武隆,小他一歲。
  久居城市生活,殷聖成有些厭倦了,轉眼到了2013年,殷聖成決定回鄉,圖個身心自在。“在龍崗,我們常打交道的人都是層次比較高的,企業家、官員、白領……出入餐廳歌廳,一夜麻將打下來輸贏幾千都是常事。”他決定告別這種生活。
  他親手給羊打針治病
  妻子考慮回鄉養水產,但他上網搜尋發現:當地的黑山羊不愁賣。
  “我學的獸醫專業,輕車熟路,就乾這個!”殷聖成很快說服妻子,隨後拉來姐夫入伙。他們選擇了梁平、忠縣交界的這處幽靜山谷,租下周圍的山坡和一處廢舊房屋後,他和姐夫共同投資幾十萬辦起了羊場。同時他請來了老母做幫手。羊病了,殷聖成自己動手給羊註射。
  引種一組羊要12000元(一隻公羊6000元、3只母羊各2000元)。羊圈內,羊的密度很快超標。殷聖成運來材料、請來工人,在山谷里另建大羊圈,預計本月內羊們就可遷入新居。同時,他決定註冊自己的公司:好旺牧業。
  羊的繁育很快。小羊生下來要吃奶粉,周書學拿著奶瓶給每隻羊羔喂奶。她清楚記得每隻小羊的出生日期,“與羊相處久了,真的會產生感情。我一站到圈邊,小羊就跑過來。我走,她也跟著跑。頭羊有兩隻,我只需牽著頭羊就可以了,其它羊跟著我上山和回來。”周書學說,她已習慣了山鄉的僻靜生活,等新羊圈建好後,在管理用房中闢出洗澡間,另建個亮堂堂的廚房,這樣生活質量會有很大提高。
  文/重慶晨報記者 傅祖洪 見習記者 張旭 圖/通訊員 楊鑫  (原標題:深山羊倌本是高管 )
創作者介紹

家事管理服務

nx58nxrl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